切带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带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金岩石股市面临三大利空心理因素主导短期涨跌

发布时间:2020-10-17 01:34:20 阅读: 来源:切带机厂家

金岩石:股市面临三大利空 心理因素主导短期涨跌

点击阅读>>>金岩石最新观点  上周五,沪深两市收盘双双大幅下跌,其中沪指收盘报2083.14点,跌1.24%;深指收盘报8028.33点,跌1.06%。创业板指收盘大涨1.49%。  对此,独立经济学家金岩石在其微博上表示,股市短期涨跌的直接原因是情绪面或心理因素。  金岩石称,沪综指再度跌破2100点,人们习惯性地罗列着各种似是而非的“原因”,却常常忽略:股市短期涨跌的直接原因是情绪面或心理因素。  金岩石指出,在熊市情绪占主导时,好消息是利好出尽,坏消息则雪上加霜,没有消息更会心生恐慌。  “在牛巿情绪占主导时,好消息则锦上添花,坏消息是利空出尽,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金岩石说。  此前,金岩石曾表示,2014年的中国股市将直接面对三大利空:地方债,高利率,发新股。若没有可与之抗衡的反向趋势,2014年将是一个大熊市!  今天两市延续上周颓势双双低开,沪指跌0.21%;深成指跌0.19%。开盘后两市直线加速下跌,不到10分钟,沪指跌逾1%。截至发稿时间,沪指跌2.04%报2041.09点,深成指跌2.80%报7805.71点。  ----------  金岩石:2014年A股吹响牛熊决战号角  独立经济学家金岩石12月24日在其微博中表示,2014年的中国股市将直接面对三大利空:地方债,高利率,发新股。若没有可与之抗衡的反向趋势,2014年将是一个大熊市。  金岩石称,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最高级别的财经决策会,会议确定六大工作重点。其中,减债被纳入中央对地方政府的考核体系,地方政府举债投资的经营模式走到了尽头。  金岩石表示,过去10余年,土地财政和举债投资一直是地方政府的两大法宝,累积的政府债务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举债经营的地方政府会形成两种模式:其一是良性循环,其二是恶性循环。在良性循环中,举债投资的资产溢价高,变现快,债务负担逐年减轻,比如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反之,在恶性循环中,举债投资的资产溢价低,变现慢,政府的债务负担则逐年上升,比如中西部地区。  金岩石认为,地方政府债的滚动融资直接或间接地驱动各种利率上升,构成了2014年股市的最大威胁。因为在利率上升的趋势下,市场可预期的保本投资收益率上升,目前已达到12%-20%,股市投资的相对吸引力必然下降。自2013年6月的“钱荒”以来,银行间市场5年期票据的利率已超过5.5%,14天短期利率突破了5.9%,民间P2P市场利率高达12%-14%!月息3-4分的高利贷依然有市场。地方债和高利率互为条件,像一把大剪刀无情地绞杀着苟延残喘的微利企业,呼唤着中国金融体系的深层改革。  “由此可见,2014年的中国股市将直接面对三大利空:地方债、高利率、发新股。若没有可与之抗衡的反向趋势,2014年将是一个大熊市!然而,阳光总在风雨后,否极泰来下半年。”金岩石认为。  金岩石指出,首先,新股发行1月重启,就像楼上的“另一只鞋子”落下了,股票发行注册制的改革即将拉开序幕。历史上,中国股市的三次大牛市都发源于制度变革,股票发行注册制的推进或将成为第四个大牛市的导火线。  其次,金融改革与减债考核将拓宽社会的融资渠道,导致市场资金供过于求,利率上升的趋势预计将在明年第三季度转为下降,经济增长的减速预计也将在第二、三季度触底。如果这两大预期能够实现,股市将在第三季度反弹,并可能在经济改革的声浪中启动新一轮大牛市。  再次,金融市场的开放将拓宽境外资金的入市通道,中国股市作为全球第三大市值的市场会迅速成为境外投资基金的新宠。“金融海啸”以来,美国股市迭创新高,欧洲股市表现不凡,日本股市高潮迭起,中国股市已经成为全球股市中显而易见的价值“洼地”。上述三大原因,其一是改革,其二是发展,其三是开放,2014年中国股市的“牛熊之战”将呈现出前低后高的趋势,再次成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风向标。  金岩石称,从全球化市场的视角看,中国股市的价值“洼地”极为明显。在城市化率与证券化率之间的相关性研究中,我也发现中国股市总市值的相对低估。若以1:1的证券化率衡量中国股市的理论市值,在城市化率接近65%的阶段,中国的GDP总值超过100万亿元,人均GDP水平达到1万~1.5万美元,证券市场的总市值应达到100万亿元之。“所以,无论是从经济改革还是从经济发展的角度看,相对低估的中国股市都会在未来的某个时点开启估值修复。中国股市当务之急的政策:第一是开放!第二是开放!第三还是开放!”  “如果说地方债和高利率是熊市推手,经济改革与市场开放则为牛市之火,2014年中国股市的牛熊之战就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里程碑,经济体制改革的春风将再次吹响大牛市的号角!”金岩石说。(东方财富网)

2014股市获利难度将会增加  人生处处是考场——投石问路的首批50家IPO企业即将在春节前悉数揭开神秘的面纱,而中小股民将无所适从地纠结于是走还是留。为什么那么多股民被套后选择死扛?因为两个字——希望。  “美女,你今天怎么情绪不高啊?”看到小师妹一脸愁容,小林心中窃喜,这可是献殷勤的好机会。  “唉,新股一发行,股市还得下来!”  “现在这位置也不算高啊。”小林说着不疼不痒的宽心话。  “关键是,这IPO闹得我们家里最近也不得消停。”  “什么情况啊?”  “我老爸前几天想从家里拿点儿钱出来去打新股,可老妈不同意。她说现在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普遍提高了一个百分点,所以她打算再去买点儿理财产品。我爸一听就急了,结果他俩人为此大吵了一架。”  “夫妻吵架是好事啊,吵架也是沟通的一种有效方式。你没听人家说吗,‘争争吵吵、白头到老’。”  “你快拉倒吧,他们为投资的事不知道都吵过多少回了,这种没有生活质量的白头到老,换了我宁可不要。”倩倩语气里透着一股霸气,小林暗自叫苦,心想:这小姑奶奶怕也不好伺候呢!  大虎似乎记起来什么,在一旁接话道:“唉,不对啊,打新股不用钱啊,中签才缴款呢。”  “你OUT了吧,这次新股申购可是不同以往了!”老李说道:“深交所已经发布了规定,今后打新股最少需要有市值1万元的二级市场股票 。”  “唉哟,如此一来中小股民可怎么玩啊?得准备双份的钱啊!不但二级市场持有股票面临下跌的风险,而且打新股中签率又低,合着资金使用效率比以前更低了,是这么回事儿吧?”倩倩刚明白过来。  “就是啊,跟大资金一次能获得几百个连续配号的情况怎么比啊?”大虎感叹道:“我不认为游戏规则如此制定算得上公平合理。”  小林想了想,说道:“打新股的申购单位按市值配售对市场或许是件好事呢。因为大资金会为了中更多的签而主动进场在二级市场建仓啊。”  “你总是改不了意淫这毛病!”“教授”显然不同意他的看法:“为什么整个市场会谈IPO色变,就是因为过去的IPO是‘三高’(发行价高、发行市盈率高、超募资金高),明摆着是在圈钱。而这个让市场骂声一片的现象如果在2014年得不到改善,还是老套路——新股过度爆炒,之后大小非解禁,最后上市公司再玩个业绩变脸啥的把股民套在高位,那跟过去有什么区别?IPO停了这1年多不就白瞎了吗?所以我判断,今后打新收益会大不如前。”  老李总结道:“资本都是逐利而来的,从来不见活雷锋 。一旦大资金打新的热情消失,大盘还会按照原有的方向发展。‘天要下雨、娘要嫁人’,IPO怎么着都得重启!2014年股市变数太多,赚钱难度肯定会提高,股民一定要对此有清醒的认识。”(投资者报)

水皮:若两大政策不调整 井喷行情只是异想天开  黄奇帆这个人值得投资者关注。  作为一个曾经可能出任中国证监会主席的现任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在政治上堪称奇迹,他不但没有因为在重庆和薄熙来搭班子而受牵连,在十八大上当选中央委员,更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成为决议起草班子仅有的两位地方政府大员之一,之后又成为中央宣讲团的成员。  这,已经不能用政治不倒翁来解释。  中央宣讲团的成员按惯例,智囊成员居多,专家成员居多,部委成员居多,黄奇帆以一个市长的身份能跻身其中,至少说明他的才学在高层是得到认可的。事实上,黄奇帆是属于那种有思想还有想法,有想法还有办法,想干事还能干事,能干事还能把事干好的干部,这种干部不多,难怪郑新立会说上海对重庆的贡献就是当年输送了这么一个市委副秘书长给了重庆。黄奇帆在重庆的作为有着浓厚的上海区域色彩,10年前就组建重庆的国资经营平台盘活重庆的存量资产,5年前筹划外汇结算离岸中心令人瞠目,现在重庆推广的激活中小企业创业补助更是左右逢源,而早在2007年,重庆就成为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试验的就是农村建设用地、耕地、林地的“流转”,地票交易独树一帜,成为新土改的先行者。最为奇葩的是,重庆虽然成为房产税的试点地区,但是重庆的房地产不限购,重庆的保障房甚至供过于求,这在全中国绝无仅有。  有时候想想,若干年前,黄奇帆真的到了北京,真的就进了证监会那座大楼,中国股市是不是也不至于如此丢人现眼呢?搞不过美国也就算了,搞不过欧洲也有说辞,连印度都搞不过,甚至连日本都搞不过,还搞什么劲呢?难道中国的股市就是熊着玩的吗?或者就是作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对比而存在的吗?还是为了证明我们领导的能力实在有限?  应该都不是,造成中国股市现状的要么是我们从来就没找到问题,要么找到了问题但是不能对症下药,再或者对症下药但却是浅尝辄止,反正从结果看都一样。  社科院搞了一个预测,中国股市或在2014年会出现“5·19”似的井喷行情,“5·19”的概念水皮在去年“乌龙指”发生前就提过,这是一种政策策动的行情,不是没有可能,但是,这种针对性的股市政策的调整恐怕也不是证监会能做的主,必须国务院层面,作为国家战略政策的层面,这就不是一个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国九条”能承担的使命,社科院的预测应该有一定的前提,这个前提就是政策调整,要么是股市政策,要么是货币政策,两个政策都不调整,井喷行情只能是异想天开,两个政策都调整,井喷高度会超乎想象,两个政策调一个,至少会有一波“寻梦”行情。  扯这么远,扯这么多,黄奇帆和A股有半毛的关系吗?本来是没有关系的,但是黄奇帆在《中国证券报》发表的整版文章却让人不由得把他和A股的命运联系起来思考,这篇发表在一个月前的文章题目叫《改革完善企业股本补充机制,促进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文章的第一句话就是“金融是现代经济核心”,第一段就说三中全会决定明确要求“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推进股票注册制改革,多渠道推动股权融资,发展并规范债券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这些举措都指向我国当前经济发展中一个突出的症结,企业股本市场化补充机制匮缺的问题。继而指出,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以资金流导向实物流,防止大面积企业债务风险,具有重要意义。  一般人认为,中国地方债是个隐患,但黄奇帆指出,企业负债已经70万亿,只比地方债重不比地方债轻,从企业债务风险的角度看中国经济的未来的确有些“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味道,别出心裁。显而易见,要解决这个问题,把三中全会的决议落实到实处,中国就必须要有一个健康向上、欣欣向荣的资本市场,必须恢复融资功能。现在的问题是,市场还没有向上,IPO却先来了,未来不确定的是IPO之后,市场选择向上还是向下,如果向下,IPO停还是不停?证监会有多大的把握、多大的资源、多大的资本确保不辱使命?黄奇帆就能做到知行合一吗?做不到就有哗众取宠之嫌,要做到恐怕需要更高平台才具操作可能,不然,黄奇帆,出来走两步。(华夏时报)

ib数学辅导

ib培训

培训alevel数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