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带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带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极品EMBA女两年换4任男友斩获4套豪宅2辆豪车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4:55:48 阅读: 来源:切带机厂家

极品EMBA女两年换4任男友 斩获4套豪宅2辆豪车

不到两年时间,M小姐已经在商学院中走马灯似的换了四任男友,有中年富豪大叔,也有富二代。收获自然颇丰:两台百万以上的豪车,四套豪宅……

学费不是问题

谁是老师和同学才是问题

H老师是北大汇丰商学院一个EMBA班的班主任,她这个班60个学员中有10多人资产在几十亿,其中不乏隐形富豪,平均年龄不到40岁。“EMBA就像一线品牌的奢侈品,能买得起的对价格都不敏感。”在她的印象中,学员很少关注学费多少,他们只关心两个问题:第一,谁是我的老师,他的名头对我有没有包装作用?第二,同学是些什么人,他们能带给我什么?对于第二个问题,男性学员会关心同学的实力、领域等,而一些未婚的女学员则特别关心班上未婚男同学的比例。

除了企业家,在商学院学员中还有两类特殊学员:政府官员和演艺圈名人。每个EMBA班都有5%-10%的奖学金,而这两部分人群常常能获得奖学金免费入学。在H老师的班级,企业家、高级职业经理人群体占80%,政府官员和主持人或演员等占20%。

赚同学的钱

老中医一家四口都同班

在EMBA群体中流传这样一句话:“读大学看学校、上研究生看导师、读EMBA看同学。”EMBA的学生们更看重的是社会上最为优质的校友资源,这些资源可以催生可观的商业机会。

L先生班上有四个学员是一家人,夫妻俩和两个儿子。夫妻俩是中医养生专家,两个儿子是助手。很多时候在课堂上,常常看不到他们一家子,但是大小活动他们则全家总动员,最为积极。很快,这一家子成为班级中的大红人、大忙人。“人到中年,这些人谁没有个亚健康?钱多了,谁不怕早死?”老中医也给L先生做过诊断,说他偶尔的偏头疼是长期枕头过高的缘故,去掉枕头平躺可缓解。

老中医在富豪同学中口碑不错,他治好了一个同学的灰指甲,通过饮食和中药调理让另一个同学成功减肥30多斤,通过手法按摩大大减少了一个同学腰椎间盘突出的发病率……于是,同学们又给老中医家庭源源不断地介绍“病友”。光那个根治了灰指甲的同学就包了一个20万的红包给老中医。最近,班上一个同学被诊断为早期癌症,老中医又以中医调养配合医院的西医治疗。同学承诺,如果癌症痊愈,将一次性付给老中医300万元。他不定期举办的养生沙龙,夫唱妇随,更是得到其它班级同学踊跃参与和热捧。

极品女学员

“拆迁能力”惊人

H老师的EMBA班60个学员中只有6个女性,多为事业有成的女强人,其它班级的男女比例也大致如此。由于男性学员几乎都是已婚一族,这类女学员在圈内被称为“拆迁户”。

说起M女学员的“拆迁”能力,那是公认的叹为观止。M小姐初来乍到就成为班上男同学关注和热捧的对象。她二十六七岁,皮肤白皙,气质高雅,五官精致得就像韩剧中的明星;她身材热辣性感,还常常穿着低胸紧身衣服,拍照、吃饭时胸蹭现象时有发生,让男同学不能自持;她开着白色保时捷前来上课,自称父母都在新加坡经营家族生意,她没有正式的工作,但从不缺钱;她精通风月,擅长撒娇发嗲。

开学不久,H老师就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课堂上常常见不到M小姐,但是各种大小活动中,她一定会打扮得如明星一般闪亮登场,甚至M小姐还频繁参加商学院其它班级的活动。这个行为在圈内称为“串班”。男同学们几乎都有家室,M小姐自称单身,声明只谈恋爱不结婚。于是乎,一些男同学对其展开了猛烈的攻势,常常一掷千金。有一次,同学聚会,M小姐随口一说想去澳门玩玩。一大佬学员随即联系包下一架直升飞机,直飞澳门并包了一个房让M小姐玩了个尽兴,花费约300万元。不到两年时间,M小姐已经在商学院中走马灯似的换了四任男友,有中年富豪大叔,也有富二代小正太。收获颇丰:两台百万以上的豪车,中信红树湾、中旅国际公馆、香榭丽花园、水榭花都的四套豪宅,以及三家投资几百万元的美容院生意。

M小姐在商学院的一任男友是一个“富二代”,有和M小姐结婚的冲动。M小姐提出,父亲在新加坡的生意出现了困难,需要6000万元救急,方考虑结婚事宜。由于涉及谈婚论嫁,“富二代”通过个人关系调查了M小姐背景,才吃惊地发现她籍贯实为四川泸州农村,父母均在老家,在四川还保持一段婚姻,在深圳的酒店开房记录达到190多次。“富二代”最终愤然作罢。

房卡的故事

看上谁就塞给谁

EMBA班上有两类女人让富豪们会有些踯躅。“每天一睁眼,诱惑就扑过来”。F先生说,一类是保险、银行、证券等行业大客户经理,目的太过明显;一类就是职场履历中频繁跳槽,且头衔大多为总裁助理、董事长秘书等的漂亮女人。“后一种女人好像美女蛇,指不定被咬上一口,风险太大”,F先生会心一笑。

专栏作家木子美在《EMBA的房卡故事》的文章中说,EMBA班有个“收房卡”传统:“女同学在附近开好房,领两张房卡,塞一张给他。看上谁,就给谁塞房卡,一般是暗地里,但也有明目张胆的。”

谈及此话题,多位受访者笑而不答。

L先生承认,他曾经有类似遭遇。商学院同学聚会常常选择在郊外的高级酒店或者度假山庄,都是一人一间房。有一次,觥筹交错间他已经处于微醺状态,一个女同学递过来一张房卡:“你的房卡刚掉了”。酒毕,他回房拿着女同学的房卡怎样都刷不开自己房间的门,一摸口袋,居然还有一张房卡,当然是自己房间的,进房休息。第二天,他才发现女同学递来的房卡上不明显处写了一个房号,这才恍然大悟。这张房卡既不能退回总台,更不好意思还给女同学,更不能带回家,只好扔进了酒店大堂的垃圾桶。那天之后,这名女同学对L先生就表现得极为冷淡了。

甘肃电子报警防盗锁

浙江豆制品机

重庆电视机室外天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