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带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带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融稳定与经济增长能否兼得

发布时间:2021-01-21 16:47:47 阅读: 来源:切带机厂家

金融稳定与经济增长能否兼得

“金融”发展程度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呈钟形走势:在金融发展达到一定高度之后会削弱“经济增长”。

若要为“金融发展”贴上标签,那么选项大抵会是诸如:调动储蓄、促进信息共享、提高资源配置、推动多样化和风险管理以及增强金融稳定等众多正面词汇。然而很多时候物极必反,那么金融发展是否也是如此?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其源头并非金融发展滞后的经济体,反倒是金融业早已发展成熟的发达经济体。这无疑向市场抛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是否存在所谓的临界点,即一旦越过,金融发展将会对经济增长造成负面影响?怎样的发展速度才是适度的?增长与稳定是否不能兼得,需要妥协?新兴经济体又能从中学到什么?如何在收获金融发展果实的同时避免落入陷阱?

IMF近日发布讨论稿,就上述问题进行研究,并得出如下五大重要发现:

1。采用全新的、更全面的衡量手段得出的研究数据表明,目前新兴市场仍能从金融发展中获益(稳定性与增长).

2。金融发展水平通过金融深度(市场规模及流动性)、金融可得性(个人获取金融服务的能力)及金融效率(机构提供低成本服务并保持持续的收入及资本市场活跃度)三方面加以衡量。金融发展程度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呈钟形走势:在金融发展达到一定高度之后会削弱经济增长。该弱化效应归咎于金融深化带来的影响,而无关乎更多的获取及更高的效率。具体来说,是金融深化对全要素生产率增长产生了负面影响,从而导致了弱化效应。

3。金融发展应当适度。如果金融机构深化进程过快,会导致经济、金融不稳定。尤其是在监管不力的情况下会有更多的冒险行为与高杠杆滋生,也就是说金融深化存在限速。

4。有观点认为,通过更多、更严苛的监管来维护金融稳定会阻碍经济发展。而该研究提出了新的视角。研究发现,用于监管金融稳定与金融发展的原则并不相冲突,即使存在也是极少的。换言之,更好的监管能同步促进金融稳定与发展。

5。金融机构与金融市场并不能一概而论。随着经济衰退,发展金融机构所能带来的好处在下降,而深化金融市场所产生的好处在上升。

以更全面的指标衡量新兴市场的金融发展

1。衡量金融发展:一个全新的指数

虽银行仍居要位,然而投资银行、保险公司、共同基金、养老基金、风投及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所扮演的角色正日益凸显。同时,金融市场为个人及公司提供的投资渠道也日益多样:股市、债市以及外汇交易。数据显示1980~2013年间,相较于银行系统,国内私人债券市场及股票市场均随人均GDP上升而增长的幅度更大,公募基金、养老基金在收入水平达到高位时呈迅猛增长态势,而公债市场表现则有所下降。可见金融体系纷繁多元,且各有各的特征,因此仅依赖于某单一指标来衡量金融发展水平都将造成失真。

以2000年代美国金融过度现象为例。如果仅通过金融私有部门银行信贷额来衡量,根本无法解释该现象。因为该数据自1980年以来就基本保持不变,与此同时,当时的非银行机构的资产翻了一番。

为避免上述所说的衡量失真,本研究采用全新的、更加完善的指标体系,从三个维度:深度(Depth)、可得性(Access)、有效性(Efficiency),分别对金融机构(FI)及金融市场(FM)进行评估,以反映金融发展水平(金融机构包括银行、保险公司、共同基金、养老基金以及非银行机构;金融市场主要包含股市、债市).

每项指标得分都标准化至0~1的区间。1(0)分代表最高(低)。为避免极端现象,计算时截去最高及最低5分位数据。在该体系下进入私营部门的银行信贷额依旧重要但已不能主导结果。

2。新兴市场金融发展图

金融发展指数显示1980~2013年间,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的金融发展水平大体上都有显著提升,低收入及发展中国家提升幅度相对有限。上世纪90年代中期至2000年代早期发达经济体的金融系统迅猛发展,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的差距就此拉开。新兴市场发展相对温和而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却显停滞。全球金融危机后,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的差距又逐渐缩小,反映出发达经济体的去杠杆化。

仔细对比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可以发现两者在各方面存在的差距也不同。如相较于两者金融市场上的表现,新兴市场与发达经济体在金融机构方面上的差距来得更小;除了深度得分低,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及发展中国家在金融机构有效性方面的表现都很不错。总体来看,各个收入水平下经济体的金融可得性普遍偏低,这或许是未来潜在增长的空间所在。就单一国家来看,同一收入水平下的不同国家的金融发展也参差不齐。

金融发展带来的好处与风险

1。金融发展与增长

从128个国家30年间(1980~2013)的样本数据来看:金融发展的确带来增长,但效力会随着发展水平达到一定高位而有所减弱,最终增长由正转负。值得注意的是拐点地带其实是很宽的,这反映了各国基本面与制度环境的不同。95%的可能性是,金融发展对经济增长边际效应将在金融发展指数达到0.7的附近变为负值。

不同的国家,因各自不同的特征(收入水平、监管),而拥有各自独特的钟形曲线。目前所处的位置不同,所面临的拐点也不同。如果说一国的监管质量远优于平均水平的话,那么即便是其发展水平超出了平均临界点(到达拐点),仍能获益。大体上来说,当其他变量恒定时,95%的可能性是,当金融发展指数达到0.45~0.7时经济增长收益达到峰值(4%~5.5%)。同时,实证分析表明,并不存在“新兴市场特有”现象,即不同收入水平下的金融发展与增长的关系并无明显不同。

全要素生产率与资本积累是增长的两大组成要素。实证分析指出高水平的金融发展并不妨碍资本积累,但会降低投资效率,令金融质量受损,如金融资源在生产活动中的有效配置及部门间人力资源的分配。

经济增长与金融发展指数之间之所以呈钟形关系,是且仅是由于FDI中的第一指标——深度。有效性本身对长期增长不会有太大的正相关,但可得性与增长有明显的正线性关系。因此,当一国的金融机构、金融市场在深度上已达到最大化,仍能通过提高可得性而收获更多的增长。

信贷的构成(企业VS个人)对增长也会产生影响。分析数据显示,贷款给企业比起给个人有更好的增长回报。企业贷款会带动投资与增长,而相反,家庭贷款会导致更低的储蓄,继而导致更低的增长。通常情况下,家庭信贷在拥有较大市场主导金融体系、更具城市化以及制造业规模相对较小的国家中比例高。也就是说发达经济体倾向于拥有一个更大比例的家庭信贷。事实上在样本较小的这些国家中,企业信贷在新兴市场比例高于发达经济体。

在收入水平较低时发展金融机构所获得的好处更大,而随着收入水平的上升,好处随之减少,而于金融市场而言刚好相反。

2。金融发展与稳定性

金融发展与经济稳定之间存在非线性关系,金融发展因促进有效风险管理及多元化,而在最初将起到降低经济增长波动性的作用。但从某一点开始波动性再次增加。有意思的是,GDP增长波动曲线的“拐点”与此前GDP增长曲线上的拐点点位非常相近。这意味着很大范围内金融发展是能同时促进经济增长及稳定的。

同样,在其他情况恒定时,金融机构深化的步伐越快,意味着更严重的危机风险以及更不稳定的宏观经济。随着金融机构加深,GDP增长与通胀的波动率都随之上升,且上升明显。一种可能的原因是,机构更快的增长通常伴随着承担更大风险,采取更高杠杆,尤其是在金融系统监管不力的情况下尤为显著。需要注意的是该关系只适于反映金融机构而非金融市场。

外资银行进入国内金融体系对部分国家尤其是目前金融市场规模有限的国家而言,能在最初带来金融发展。外资银行进入后使国内金融系统受益于规模经济,并通过竞争与创新提高效率,但与此同时外资银行金融也可能带来监管挑战,并提高国家将面临的外部因素影响从而破坏金融稳定。

但从数据上初步来看,没有外资银行的进入,国家一样可以发展自己的金融体系,同样,外资银行的存在也不一定使国家更易受危机。也就是说外资银行的存在与否对金融发展及危害都无太大关系。

3。增长与稳定是否需要妥协?

结合各类实证证据发现,随着金融发展的提高,其所带来的好处与风险在天平两边开始摇摆。

在金融发展的初期,虽活跃的银行系统会开始减少缓冲资本,并对收益造成波动,但经济增长与宏观稳定都随着金融发展而增强。总的来说,风险可控而好处颇丰。大多数新兴经济体目前正处于该阶段。随后,金融进一步发展,增长依旧随之上升,资本持续减少,但此时,金融的发展带来的波动性更为严峻,是当前不少新兴市场国家、发达经济体所处的阶段。最终,在不断发展之下,增长开始放缓而波动性持续上升,预示着发展“过了头”。

打造有利的环境

面对收益与风险间存在的妥协关系,是否能尽可能推迟拐点的出现呢?

既要维持金融高水平发展,同时缓解因此而生的宏观经济与金融的稳定性风险。首先需要明确制度环境所充当的角色,更强有力的体系制度——提供对财产权、债权人权益及信息更好的保护,更高质量的监管及法律法规——将能带来更佳的金融发展,对金融发展指数、对机构、对市场都起到积极作用。一个例外是:对债权人权益、信息的改善仅对金融机构有重大影响。

深入观察将会发现金融发展与规章制度的质量有很强的正相关性。再细究,就监管原则而言,对金融稳定产生影响的与对金融发展起到作用的原则竟在很大程度上相一致。93项监管原则(巴塞尔核心原则、保险核心原则以及国际证监会组织原则)中25项对金融稳定至关重要,而这25项中23项对金融发展是相当关键的。上述结果意味着有效执行监管原则能够有效延迟边界,提高金融发展而不造成额外成本(低增长、高波动).

本文罗列的多项证据表明,大多数新兴市场目前仍处于相当安全的阶段,即仍能从进一步的金融发展中实现更高的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不过需要强调的是,即使是处于金融发展的低位,金融稳定依旧存在风险,因此,决策者需要确保有足够的缓冲资本管理,以减少金融危机带来的风险。

分析表明,金融发展与稳定间需要权衡,但可以通过建立强有力的机制和健全的监管/监管环境来抵消影响。分析揭示了近年来“金融过多”的现象,当发展超出一定水平,增长带来的好处开始下降,同时风险开始加剧,成本上升。继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全球范围内提出了改变监管框架并已基本实现。这些改革的目的在于使金融体系更加安全,令风险达到最小的同时从金融发展中获得最大的收益。完全贯彻实施这些监管改革,对所有国家的增长及稳定的前景都将是吉兆。

新兴市场从该项研究中可以获取很清晰的经验:首先,金融发展是多层面的,需要通过多项指标共同衡量。其次,金融发展可以通过强大的监管和监督环境得到提升。更好的监管(不见得是更多的)是促进金融稳定与发展的根本。第三,既然金融发展水平高会出现削弱影响只是因为金融深化导致的,那么任何时候(水平上)提高参与度与有效性都将受益。第四,要缓解经济金融稳定风险,同时降低危机的可能性,应该避免过快的金融发展。最后,对金融系统来说,并不存在一概而论的发展排序,来自机构的相对收益随进一步发展而下降,而来自市场的相对受益则随之增长。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